Henrik Valeur: 协同进化 [2006年]

Henrik Valeur

“如果我们力图为全人类创造可持续的未来,就须要充分掌握和利用各个领域的不同经验 ”—— Henrik Valeur

享誉国际的威尼斯双年展第101次建筑展金狮奖今年被授予协同进化,丹麦/中国在中国可持续性都市发展上的合作。展出的内容是来自丹麦CEBRA, COBE, EFFEKT, 和 TRANSFORM事务所的年轻建筑师分别与四所中国大学(清华大学,同济大学,重庆大学和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一次国际性跨领域合作的成果。该展览由丹麦建筑中心授权,策展人是都市咨询公司UiD的董事、丹麦建筑师Henrik Valeur。

– – –

在你的项目的标题里面,合作这个词十分显著。你能不能谈谈这种合作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在决定将展览的焦点集中在中国以后,我第一次到中国来,那几乎是一年前的事了。我们是与丹麦建筑中心和丹麦文化部长一起到这里来的。我们在北京见到了中国建设部副部长,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可持续性问题和可持续都市发展对于中国政府是具头等优先的事。我们决定我们的项目将以可持续性作为焦点。
后来,我去中国的一些主要城市参观,与当地大学和规划部门会面。我意识到许多知识、经验、想法分散在孤立的“智囊”中,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些东西联系起来,它将进而成为处理中国问题的有效方法。
然后我们根据资质和城市选择了四所大学。北京,重庆,西安和上海都是很大的城市,都在面对与可持续性发展相关的巨大挑战,同时它们又都具备使这种发展发生的政治和经济能力。最后我们选择了被认为是丹麦年轻建筑师中最具才华的四个团队。这样,四个丹麦团队各自与一所中国大学合作,并由一家国际领先的工程公司提供咨询,在四个中国城市中做可持续性都市发展的项目。

同进化聚焦于可持续性问题上,请解释丹麦与可持续性的关系以及中国能从中学习到什么?

丹麦是个很发达的国家,在过去两三十年中,可持续性已成为国家议事日程上十分重要的一点。丹麦具备与可持续性相关的高度发达而且先进的工业,以降低能源消耗,回收废物,创造更好的环境等等。起初这些公司的出现是由于存在一个国内市场,但今天,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丹麦只是个很小的市场,所以许多这样的公司变成了国际公司。其次,丹麦在最近几十年内已经建立起一个非常完善的基础设施,来自不同专业的不同形式的知识可以相互合作。我认为这是丹麦与中国的真正不同之处。我相信中国已有许多创新,并且毫无疑问中国期待更多的技术创新,但是我希望中国能考虑一些他们已有的相对低科技的但往往更合理的方法。但是由于在中国,事物正在急速变化,我的印象是还没有任何机会去建立基础设施来使所有这些一体化,这就造成了许多问题。中国具有真正优秀的专业技能,特别是在工程领域,但许多这方面的知识和基础设施并未联系在一起。比如你们在荒郊野外有环保型的交通系统,然而你们还需要汽车才能到达那个地方。目前许多东西似乎不在一起运转。

国家馆内展出的项目是十分直接的,它们的方式也简单。你认为这是一个不断进展过程中的第一步,而非展示“解决方案”。那么未来会是怎样的呢?

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威尼斯双年展,但我们也在第二届北京建筑双年展和西安建筑和技术国际会议上展出。你说得对,我们认为它是一个过程中的第一步,我认为第一个也是最关键的步骤就是相互认识和理解,看看各方能在像这样的合作中贡献什么。其次,对双方也都很重要的是,丹麦建筑师理解中国正在面对的真正问题是什么,中国建筑师和学生从全球的视角理解这个领域的可能性。

然后我们从丹麦邀请专家到中国继续开展这一进程,因为重要的是使潜在的投资者理解这样一个项目对他们、对丹麦、对我们提供的可能性。我们认为这是过程中的第一步,原因是这是一个新世界经济的一部分,它不是建立在相互剥削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合作互利的基础上。这个项目仅仅是那其中的很小一部分,是朝那个方向迈进的很小一步。下面的步骤可能是多样的,例如其中之一可以在教育层面上,其它的还有待探索。对于这样一个仍然是种梦想的项目,展示一些成果很重要,从而能够知道我们是不是能将这些想法在中国实现一部分。所以我们现在正在不同的环境中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工作。它可能也会涉及其它国家,因为我们在中国学到的东西与世界上其它地方有关,许多国家也在面临同样的问题。

在当今的国际建筑界有许多“中国事件”在发生,你如何推陈出新?

的确存在潜在的巨大利益,特别是因为中国对于建筑师是个极大的市场。但我们也不得不认识到,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也会成为我们的问题。人们问我最多的问题之一是“为什么丹麦在与中国合做这个项目?”要知道通常在威尼斯人们会在他们的国家馆内展出自己国家的设计。我们采取一种不同的态度的原因是中国提供的发展我们自己的契机。我们的兴趣当然来源于中国的重要性,但同时也来自可持续性;这样你就在一个项目里有两个主要的国际议题。我的真实兴趣在于找到在这一专业工作的另外一种方法。对于许多更年轻一代建筑师,成为这样的艺术天才并不是很有意思。我认为他们可能已经发现,世界是个很复杂的地方,没有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仅仅把自己表达为某种更大事物中的一部分或社会的一部分是不够有趣的。如果一个人想对社会发展的道路产生影响,仅仅通过作个人宣言是不能产生那种影响的,你的确需要使你的贡献与世界中的某种更大的结构一体化。

– – –

Henrik Valeur 1994年毕业于哥本哈根皇家艺术学院建筑系,此前在巴塞罗那Escuela Tècnica Superior de Architectura / Enric Miralles就读。他其后为大都会建筑事务所/Rem Koolhaas短期工作过。1997年Henrik Valeur创建了UiD,一家以全面研究为基础,为动态和多样化的都市环境发展提供创新概念、设计和策略的都市咨询服务网络。

Further reading: co-evolution, UiD, Danish Architecture Center,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Images: Danish Architecture Center

(back)